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比较经济理论 >

足立真理子:资产、地租以及女性

时间:2017-04-03 14: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资产、地租以及女性[1]
——对地租资本主义(rent capitalism[2]的女权视角分析
 
足立真理子[3] 
李亚姣译[4]
  本文发表于《政治经济学报》第7卷
 
        本文是一篇对皮凯蒂著作《21世纪资本论》的女权视角书评。作者首先解读了皮凯蒂理论的独特之处。其次,指出了在对资本主义、现代全球资本主义现状的分析上皮凯蒂理论存在的两点问题,分别是:1.皮凯蒂理论是以民族国家为基点,站在全球资本主义分析或是全球资本主义论立场上来看,他忽略了对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关系的讨论。2. 皮凯蒂对captial(资产)的定义,即非金融资产+金融资产-负债=资产,会妨碍理解金融资产的现代性意义。最后,作者尝试从社会性别以及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思考皮凯蒂理论,指出皮凯蒂延续全球资本主义两极分化论,提出中层分析的必要性,主张全球资本主义是阳性中心主义的。
    关键词  皮凯蒂、地租资本主义、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层分析、阳性中心主义的全球资本主义
 
   
    足立: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的原标题是《 Le Capital au XXIe siècle》。这个“Capital”不是指《资本论》中的“资本”,而是一个无限接近于“资产”的概念。即,它是一个包含现实资本+虚拟资本的概念。这构成了本书的一大特色。我想就皮凯蒂这种以关注资产为主的资本主义认识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我将阐述如何解读独特的皮凯蒂理论;其次,我将讨论如何评价皮凯蒂理论;最后,让我们从社会性别视角或是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尝试思考如何理解皮凯蒂理论。
    皮凯蒂理论构成
首先,从整体印象来说,该理论的一大特色是,皮凯蒂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作为非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论,他对资本主义的理解方法又是独特的。因为他提到资本主义发展会导致不平等产生,而资本主义本身无法修正不平等的扩大。皮凯蒂理论尽管属于非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但由于该理论非常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才拥有了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力吧。
在对库兹涅茨进行批评中,皮凯蒂理论中问题意识的核心集中在了U型曲线的问题上。但是,站在马克思主义者的立场来说,作为非马克思主义者的皮凯蒂没有解答资本主义内部矛盾的结构问题。我认为,他的理论会被批评缺少讨论作为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呈现形式的经济危机,或是被批评缺少讨论经济危机必然性的理论结构和问题意识吧。
进一步说,我认为,皮凯蒂理论整体上非常接近调节学派的理论构成。调节学派受到来自马克思主义和凯恩斯学派的双重影响,我认为他可能是站在调节学派立场上来确定对资本主义的认识的。特别是用储蓄率(s)和经济增长率(g)之间关系来解答的部分明显是受到调节学派的影响。在思考资本主义矛盾不断积累和不平等扩大的问题时,基本的结论是由于收入不平等导致贫富两极分化。而对此,他指出这不单单是收入的问题,还包括资产(capital)的问题。这是他理论的一大特征。为了证明此点,他运用了横亘几个世纪的历史统计资料。
那么,皮凯蒂是如何定义这个资产(capital)呢?如文章开头提到的,他所指的资产是指市场中可以进行交易的纯资产的总和。也就是说,他所指的资产是,土地、房产、库存商品、机器设备、专利等非金融资产加上金融资产减去负债之后的总和。这就是说,在皮凯蒂的资产概念里,现实资本和虚拟资本被合为一起当作Capital(资本)。进一步说,在Capital中因为土地所有权是基于所有权获得的收益分配的虚拟资本,且专利也是基于所有权的虚拟资本,所以整体上基于所有权分配而获取地租的虚拟资本被合在一起当作Capital的一部分。因此,这里的Capital虽说也包括生产资本、现实资本的部分,但由虚拟资本部分产生的收益分配部分,也就是说资产和资产收入总共是多少是皮凯蒂理论中讨论的焦点。
我认为,这个视点可能蕴含两个意义。
其一,在资本主义认识论中,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古典经济学派之后出现,它是由对资本、雇佣劳动、土地所有权三个范畴的讨论构成的,其中包含极具特色的地租理论。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除了包含资本—利润、雇佣劳动—工资的讨论之外,还有有关土地所有权—地租的讨论,而基于所有权获得的分配关系是与虚拟资本的社会价值及其源泉、分配相关的。
毋需说,这个有关虚拟资本的独具特色的讨论在资本范畴中更加倾向于通过资本—雇佣劳动两个范畴来讨论。实际上,我认为宇野学派也存在这种倾向。反过来说,以资本—雇佣劳动关系为主轴的话,会把农业问题、小农问题当做无法处理的问题。或是将对世界农业问题的现状分析做为一个新课题来对待。但是,我认为,最近已经逐渐产生一种问题意识——单从资本—雇佣劳动关系角度不能透彻地分析当今的全球化问题。
其二,大卫·哈维等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地理学的空间理论进行的诠释中,也主张地租论。另外,对这个问题还有两种理解方法。一种是对基于所有—占有(独占)产生的分配关系的讨论;另一种是被称为地租资本主义的理解方法。总之,用资本—雇佣劳动两个范畴无法解释清楚所有—由资产产生的分配部分究竟是什么?它在资本主义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以及,当今全球化中全世界富裕阶层和与之处于相反一级的贫困、饥饿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呢?这些问题既不是雇佣劳动不稳定的问题,也不是雇佣劳动关系概念之外的多种多样的就业形态一边再次改变形态,一边现象化的问题。当然,毫无疑问,随着全球资本主义的发展,产生了五种就业形态,它们分别是:所谓的双重自由雇佣劳动(又称正规就业)、不自由雇佣劳动(即,附加上以国籍、民族、社会性别等社会特征为理由的限制的、非正规的“不自由”的就业形态)、无限接近(伪装成)承包的个体经营、家政工(家务劳动等家庭内付费劳动人员)、奴隶(奴隶劳动)。有关在全球资本主义中劳动力和人类的理想状态的讨论完全没有被削弱,而是被更加强化,包含了越来越多的矛盾。但是,单有这个讨论将意味着我们不会追究那些统治当今全球化、现实中的掌权派以及决策方的经济来源。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皮凯蒂理论可以说是处于对资本主义的理解,特别是对现代全球资本主义中地租意义的再次讨论之中。
α=γ×β,β=s/
言归正传,皮凯蒂理论中最重要的定律无疑是有关资本⁄收入。如前面提到的,皮凯蒂的资本Capital是无限接近资产Stock这一概念的。实则资产的资本capital和国民收入income之间关系的基本定律是「β=capital/income」。而第一基本定律是通过资产收益率(γ)来表示资产在国民收入中所占比例(α)。用α=γ×β来表示。
因为β表示资产是收入的几倍的系数,所以从这就开始思考由资产产生的收入占国民收入多少。皮凯蒂出了一个简单的习题,如果β是600%,γ是5%的话,α是30%。总之,这个30%是由资产产生的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率,也就是资产产生的收入。皮凯蒂的讨论中极为重视通过持有资产获得的收入比率(资产收益率)。
    γ被设定为4-5%。这是经过历史验证的,因而是一个从理论外部得出的数字。这样一来,这个百分比某种程度上是固定的话,资产收入会不断增长。换句话说,皮凯蒂理论遵循“由地租产生的收入会越变越多”的思路来观察资产收益率的百分比。
    在这个前提下,接下来得出的这个结论——资产收益率总是比经济成长率(g)高——也是通过历史统计学的资料算出来。不等式表示为γ>g。因此,从历史角度来看,资产持有人获取的收入(分配部分)比经济成长率g高,所以这就很容易得出通过世袭制度社会阶层会不断固化的结论。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为了维持γ的比率,毫无疑问,劳动收入将会减少。从完全适应了低利率的日本社会现实来说,γ维持在4-5%让人感到不现实。皮凯蒂认为,γ(资产)的收益率从历史上来说,总是维持在4-5%,而经济成长率是2%。因为γ和g之间存在差额,所以持有资产的人一定会越积累越多。而且,他还认为,因为资产收益率为4-5%是通过历史统计资料得出的结论,所以这个差额与世袭制度的固化、世袭制资本主义相关。
    经济成长率g和γ的关系是与第二基本定律「β=储蓄率(s)/经济成长率(g)」的内涵相关的。因此,(1)储蓄率高、经济成长率高的话,两者相抵,不会加剧不平等。(2)储蓄率高、经济成长率低的话,会扩大不平等。(3)储蓄率低、经济成长率高的话,会消除不平等。(4)储蓄率低、成长率低的话,整体陷入不良状态。像这样分成几种形态,结果呈现U字型。换句话说,就是收入差距拉大。高度经济成长期,储蓄率也增长了,两者相抵,没有加剧资产差距。一旦经济进入低速成长期,当然会造成差距拉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经济低速成长期的日本。因为在储藏率依然很高的情况下经济成长率下降,造成差距拉大。如果是代际间家庭继承遗产的话,就更容易拉大差距了。
    通过资产继承不断地扩大财富不平等,被称为世袭资本主义。因为这个倾向在皮凯蒂的讨论中是从第一基本定律和第二基本定律推导出来的,所以可以说它构成了资本主义的基本原理。当我们用历史资料确认时发现这个倾向在200年间只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被修正。由于世界大战,欧洲全境成为废墟。从前以各种形式运作资产的土地所有者和贵族阶层或以借贷发家后成为资产持有者的富裕阶层都丧失掉了通过世袭制度继承的资产,一下子没落了。也就是说,因此,战争期间和二战后,财富不平等被修正了。但是这种发展趋势在1970年代左右减弱,进入90年代发生反转,开始呈现U型曲线,财富不平等在不断扩大。
    特别是包括美、英、加、澳在内的盎格鲁—撒克逊各国中,通过继承资产造成的财富分配不公的趋势更强。也就是说,特别是盎格鲁—撒克逊类型的国家中,资本主义在扩大财富不平等。而且,在财富分配最不平等的美国,已经达到了1930年代前后的状态了。法国等欧洲各国也出现出类似趋势。即使是瑞典这种被认为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发达国家也难逃其中。
    皮凯蒂理论中,现代全球资本主义中现在产生的财富分配的不公已经接近1930年代,而资本主义自身缺少修正机制。它本身只是一个积累不均衡的机制。
皮凯蒂也提过,在这样的世界中对资本主义的认识方法会对当下社会规范产生影响,另外,对于在其中求生存的人们来说也会产生种种影响吧。在人称“美丽时代”(译者注:指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法国,出现了这种情况:一个男性不管是多么有野心、能力强,通过和富裕女人(开朗的寡妇或是从富裕的父亲那里获得陪嫁钱的女儿等)结婚可以获得比通过自身努力、动力达成的社会地位更有价值的世袭资产。法国文学中也通过多种描绘呈现出了19世纪末欧洲的样子、以及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资产阶级没落而符合继承遗产的“正统继承人”并不存在的世界。一方面这被称为“欧洲危机”,另一方面人们又从原有秩序的崩溃中发现“自由”、“不安”、“无意识”等,比如在保尔·瓦雷里的《精神危机》一文中,反复讨论它们是否会导致“欧洲精神”的变革。的确,不列颠治世(译者注:指英国在19世纪至20世纪的兴盛时期。拉丁语写做:Pax Britannica)、金—英镑本位制都处于垮台之中。被期待成为下一个世界霸主的美国还没有站出来前的一种不安定的世界局势。这种噩梦连连的状况就像现代虽然全球化不断发展,但依然没有解决内在矛盾。如果只是推迟解决内在矛盾,不用说这会让人产生现代和那时有些许类似的模糊感觉。不难想象这种主张会带给读者某种冲击。
    问题点
    但是,我需要指出皮凯蒂理论构造在对资本主义认识上、以及对现代全球资本主义现状的分析上存在几点问题。
    第一,皮凯蒂理论中最有力的假设——基本定律——是从外部通过历史资料得出的。而且,因为他的理论依然以一个民族国家为基点,从不要停留在一国资本主义层面上而是站在全球资本主义分析或是全球资本主义论立场上来看,他忽略了对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关系的讨论。这和如何看待γ的历史特点有关。如果γ一贯很高,现代的全球资本主义中,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关系事实上是政治经济关系内部中,是否都存在类似的社会关系。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些国家虽然获得了政治性独立却在经济上被迫处于从属地位的新殖民地问题,同时也是与1970年代以后跨国企业的企业内部国际分工和生产国际化(外包)相关联的视点。当然,这也是当今面向全球化的女权主义视角分析的关键。
第二,假设通过分析一国的宏观经济也可以确认财富分配不公,那么皮凯蒂所指的capital(资产)的定义中,用金融资产减去负债的理解方式会让人不容易理解金融资产的现代性意义。
从金融资产中减去负债,认为非金融资产+金融资产-负债=资产的话,金融所带有的独特的意义就会隐而不见。也就是说,皮凯蒂虽然关注资产,但是他所指的资产主要是非金融资产——土地、住宅、专利等。完全没有讨论金融资产的运作和影响力大小。皮凯蒂理论中,他所指的资产之后会被继承,而他关注的重点正是世袭制继承的问题。
 
——您是否可以进一步解释一下金融资产和负债的关系?
    足立:皮凯蒂主要关注从金融资产中减去负债形成的纯金融资产。但是反过来说,如何理解负债很重要。负债在我们女权主义经济学对现状的分析中更加意义非凡。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主要围绕金融排斥以及金融包容进行了反复讨论。从讨论中我们了解到,遭受社会性金融排斥的人群一旦获得金融权利或资格,会陷入被过度融资或是过度借贷之中。这也可以说是金融排斥导致过度金融包容吧。这种过度包容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导火索是由现在的女权经济学最早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讨论。
    总之,如果金融资产是100,负债是90的话,纯资产是10,再加上土地和房产,这样理解资本的话,就无法理解现在全球化经济的核心——金融——所拥有的独特运作方式。对女权主义或是社会性别的研究来说,尽管如今有关金融的讨论变得非常重要,却还是容易被忽视。
    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
    以之前的讨论为前提,最后,我想谈一下从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如何看皮凯蒂对资本的理解。
    首先,我先想说一下,在广义上包括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内的女权主义经济学中是如何看待全球资本主义的。当今,上世纪90年代初期诞生的女权主义经济学成立了“国际女权主义经济学会(IAFFE)”,作为对新古典派经济学批评的经济学流派之一在国际上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我个人的理解是,经济学自身就源于新古典派经济学、新·旧制度经济学派、凯恩斯主义、后凯恩斯主义、激进经济学派、马克思主义等,而不是铁板一块。
    粗略地来说,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有部分继承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关注包括全球化与社会性别、国际资本流动与国际劳动力流动等议题。拉美等地有非常杰出的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者。市场产生于马克思主义共同体和共同体之间,而重商主义资本让商品经济渗透入共同体之中的过程就是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解的资本主义,这也可以说是全球资本主义论的谱系。宇野学派认为资本主义最大的矛盾是劳动力无法商品化。1970年代以后由跨国公司体制牵头的新国际分工(NIDL)中劳动力的社会特征才是现代全球化的重中之重。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资本主义特性的把握方式与皮凯蒂完全不同。
    如果将“劳动力无法商品化”用女权主义理论重新理解的话,全球资本主义——劳动力的状态中会随之产生根据社会建构的区隔和歧视,分离出包括自由的雇佣劳动者,不自由的雇佣劳动者、个体经营、家政工、奴隶五种形态。因此,我们不会认为所谓的资本主义经济社会本来是对劳动力、人类、生命的再生产进行考虑的系统。而不如说,资本主义经济社会是常伴随着国际间劳动力流动、随时“再发现”可利用劳动力的系统。那时只要是便宜且可利用的劳动力即可,而没有必要考虑劳动力的再生产。二十世纪后半叶,在发达国家中如果不能满足劳动力再生产,换句话说,如果发的工资不够支付劳动力再生产开支的话,就无法进行资本主义再生产,所以社会政策性措施的规范性标准被要求包含一些促使劳动力再生产可能的社会习惯。这就导致了皮凯蒂所说的1970年代,特别是90年代以后反转发生了。反过来说,在二十世纪初世界经济中苏联抬头形成对立轴,资本主义自身不得不向福利国家靠拢。这刚好是到1975年为止的事情。
    在全球资本主义论中,当然存在中心—半边缘—边缘的讨论。这个讨论在依附理论学派或沃勒斯世界体系论中被称作全球资本主义两级分化论。意味深长的是,皮凯蒂也站在两级分化论的立场上。但是,尽管两级分化论受到追捧,有些现象却无法用它解释。事实上,让主张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开发的依附理论破产的例证就是所谓的“东亚奇迹”,也就是说新国际分工体制下急剧经济成长的亚洲事例用该理论无法讨论。换句话说,亚洲的高速经济成长和超强的积累已经无法用两级分化论来解释了。例外的亚洲,以前是NIEs(新兴工业化国家),现在是中国、东南亚、南亚。讨论的顺序从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商品生产、生产国际化、到外包。如果从女权主义经济学角度来看,这些会被认为是全球规模下劳动力女性化不断深化的表现,但现如今依然被简单地归类成国家介入型资本主义的特征。但是,如果超越国家介入的讨论,会发现支持这些的是家父长制的组织构成和意识形态的重组,因此首次女性动员都可以获得成功。因为这并不是国家介入这种表面的东西,如果不对家庭(译者注:文中提到的“家庭”一词多是指英语“household”)内部的组织进行分析,无论是理论还是现状分析,都不能理解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中层分析的必要性
    女权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劳动力女性化阶段就在关注劳动力本身以及它的特性。以劳动灵活化的形式,削减“力量”的话,劳动力就很容易成为表面的东西。如同劳动力无法商业化一样,以被女性化的劳动力,即,现有的劳动力内在的矛盾为问题出发点讨论。单纯地用劳动一个概念中理解的话,就会看不到那里有矛盾,只是触动资本表现形式的表面而已。因此只看到劳动力在市场中被当做一般商品买卖。
    在劳动力女性化发展的过程中,重要的是对硬将无法商业化的劳动力塞入市场的组织,即,对家庭内部的分析。女权主义经济学在90年代主要是批判微观经济学中的“经纪人假说”以及讨论无偿照顾经济学。它还着眼于有关家庭内部的权力关系和再分配关系,开始进行中层分析。此后,从90年代后半期至2000年关注重点转移至对宏观经济的社会性别分析上,对财政、社会保障体系、税制、劳动市场进行讨论。并且这之后开始思考全球化,比如跨国企业、逃税天堂或是国际转移的价格问题。女权主义经济学对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理解不仅仅是看一国的微观或宏观经济,而是分微观、中间、宏观、全球四个阶段讨论的。
这里比较具有特色的是中层层面。具体来说,就是导入社会集团(可以选择或不可以选择),对家庭、企业组织层面进行分析。就如一般考虑的企业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一样,家庭也以收入最大化为目标。但是,国际性扩大的家庭中,单靠经济要素是无法正常运转的。通过分析照顾劳动者的流动等就会明白,给流动妇女劳动者注入“离开孩子是坏妈妈”的意识形态来督促她们给本国汇钱等。同时,并不只是收入,在资产形成和继承上,也明确地表现出非常严重的性别不对称。
全球资本主义中,因为有女性在跨国企业或是国际机构担任领导,有人认为,现代资本主义正在推进无性别化。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认识错误。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一国范围的资本主义如果具有实体论上家父长制性格的话,那么全球资本主义就会变成完完全全的阳性中心主义的组织体,成为阳性中心主义自身的现实(译者注:亚里士多德哲学中提到的energeia)。
    阳性中心主义的全球资本主义
    为何全球资本主义是阳性中心主义呢?是因为全球资本主义中资本运动状态不是G—W—G是,而是不夹杂任何实际存在的商品,用货币直接产生货币的。也就是说,全球资本主义让全球层面的收缩趋势都内化成G—G成的形式。具体表现形态就是,被称为现代跨国企业体制中金融、情报综合企业(译者注:conglomerate是指一些跨产业发展的企业),是金融资本的最高形态。全球资本主义是完全不夹杂其他物质、自我繁殖的运动态。它也是男性无需借助女性就可以生育自己儿子的运动。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全球资本主义是阳性中心主义的。但是,G—G’是最“精炼”。它无痛无痒,是日常意识无法觉察的形态。而另一方面,斯皮瓦克指出G······斯皮这种高利贷资本的形态也存在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这个······部分包含暴力,也就是包含与榨取不同的掠夺。我们应该区分两者,但现实生活中两者同时存在,混杂在一起发生作用。换句话说,最“精炼”的形态和最暴力的形态是全球资本主义的两个难以分开、同时存在的局面。
    这样以来,资本主义更加激进地迈向阳性中心主义之时,社会性别不对称也在遗产继承、或说正是要在遗产继承中起作用。皮凯蒂在提到财富不平等不断深化时,就在以家庭为单位思考世袭制度。作为超越代际的阳性中心主义,通过让和自己无限相似的人、类似的人,几乎和自己同样的人来继承,自己几乎可以超越代际、达到“永久化”。我们决不可对阳性中心主义的顽固性掉以轻心。总之,皮凯蒂的讨论中忽略思考了造成不平等扩大的关键因素的家庭内部遗产继承问题,比如谁被排斥,谁是如何继承的问题。但是,请试着想一下。如果你主张不平等扩大了,假如唯一的“君主”偶然得到一个挖掘而来的有用物品,利用排他的所有权进行资产运用平安度过一生。在“君主”过世后,这份资产要被分配给所有“大臣”,就需要将“君主—大臣”的集团重新安置、平等化(这可能是多余的,某种程度上和基础工资原理类似)。总之,假如“君王”是排他的、选择无限“类似自己的人”来继承的这种机制不运转,那么现实中不平等是不会扩大的。而且如果“君主”是经济人的话,自己的一生可以达到满足即可,死后不会思考子孙后代的事情吧。对新古典经济学派来说,代际模型等只会导致理论破产。因为“君主”缺少动机。
    总之,从女权立场来看,女权主义经济学一贯主张:微观和宏观层面的讨论中不能解释清现实中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积累,但皮凯蒂理论依然以忽视宏观层面之前发生在中层的排斥和歧视为前提。
毋须赘言,资产和社会性别之间的关系被讨论架空了。我们可以知道,皮凯蒂理论中完全没有女权主义经济学一直以来重视的中层分析。《女权主义经济学》杂志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后的2013年7月号(Vol.19,No.3)中,推出了以《对金融、经济危机的批判和女权视角》为题特刊。其中,加里·戴姆斯克(GaryDymski)提到了对历史性被金融排斥的社会集体进行金融(过度)包容的问题。另外,他也对小额信贷提出了批评。
    资产、金融和社会性别的问题也被归为女权主义讨论中的新议题。资产、金融的排斥以及包容存在的社会性别不对称问题是非常明确的。可以说,金融资产形成会更加社会性别不对称。女性通常会遭受金融排斥。被包容,意味着被承诺可以借贷。我们必须思考可以借贷这一承认行为的意味。拿学生为了支付大学本科(或硕士)课程的学费进行学费贷款为例,如果也像皮凯蒂一样,用金融资产-负债=纯资产的capital概念理解的话,将不会解开现代金融危机背后蕴藏的奥秘。
    我们从2011年开始在美国旧金山、洛杉矶对房产、金融与社会性别的现状进行调查分析。我们通过采访了本人、她的儿子及其家人、房产公司、房产专门金融机构、银行、地域信用合作社等,调查了来自中美州的女性家政工通过贷款购入住宅的例子。那时我们已经注意那些某种程度掌握金融知识的女性。这是因为她们的事常有可能被只当做“被无良经销商骗了”的例子。而实际上我们采访的这一例是她接受正在房产公司工作的儿子的建议和劝导而选择的贷款。结果是,虽然她用比普通市场价格还低的价格购买了住宅,但是因为房价大跌,即使是变卖房产也无法还清贷款。这样的话就只有先支付利息维持或放弃全部的选择了。我在采访时,她正在支付利息维持房产。她的经济活动用皮凯蒂的理解来说意味着拥有高的储存率,是对下一代人有利的。同时,她自身养老的钱,为自己进行的储蓄是减少。如果没有儿子会完全照料自己这种强烈的“确信”,它是无法这么做的。但是,这种活动的意义在皮凯蒂对资产的讨论中,无论是从经济意义上还是从社会意义上都无法解释。在现代全球资本主义中最薄弱的一环中产生出的经济行为造成了金融危机,但用皮凯蒂理论却无法解释其行为的意义。
    为“山岗上”的人敲响警钟
    皮凯蒂主要围绕资产的收益率、成长率、储蓄率三个问题展开讨论,表示它们会导致资本主义矛盾扩大、不平等增长。这种单纯的讨论为何能引起这么大反响,又这么具有影响力呢?
我认为,投资方、要保证和确保γ维持在4、5%的一方来说,这个结论给他们很大震撼。他们的资本主义观主要是股东资本主义。如果必须保证资产的收益率比经济成长率高的话,毫无疑问会压缩劳动者的工资。但是,为了生存,工作的一方的工资即使被缩减,资产也会高频率地回转吧。遵循流动为好的观念进行经济活动的全球富裕阶层,也就是说跨越国界,想把自己的资产尽可能地以高利率运转或是帮助资产运转督促投资的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在我们对旧金山的调查中,这些全球统治阶层以及富裕阶层居住在小山岗上的门禁社区(Gated community)。他们自己随意设立规则,即使游戏失败,也并不是他们自己承担损失,而是通过暂时的国有化财政措施或是大胆的宽容货币政策破坏原有制定的规则。结果是,以消费税的形式强加给生活在民族国家内部的人们,而他们可以拿自己不是居民等理由为借口,成为民族国家讨论框架中的漏网之鱼,无需纳税就可以(能)逃跑。并且,那张账单,像被称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一样,在人们生活在的主权国家层次上,只有靠在民族国家中工作获取本国货币形式收入的纳税人的缴税来支付了。因此所有的账单都由被束缚生活在主权国家这个区域中、而不得不承担支付民族国家带来的纳税重担的人们来付了。
    但是,全球范围富裕阶层的人们也担心这样的事情到何时还行得通。作出这样任性的事情,对原本会有很多愤怒发泄而来的恐惧和不安,革命还是战争这些让人感觉怀念的词语,对于统治阶级或富裕阶层来说,这种恐惧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让皮凯蒂的书出名了吧。当资本主义推迟自身矛盾时社会性别经常被利用。女权经济学也注意到这个经济活动的走向,常常仔细地确认那个裂缝如何张合。从这个角度来说,皮凯蒂的讨论,唤醒了那些既没有没有那么痛彻心扉的感受、也没有满腔愤慨的人们的含糊不清的恐惧之心,是一本非常不可思议的书。
    资本国际流动的问题
    全球化研究的着力点不是宏观层面而是全球范围内行动者自身的活动。比如,对跨国企业内部国际分工的劳动过程的分析、库存和成品出口的方法以及国际劳动力流动等。如果分析跨国企业,我们会发现企业一个个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即使停留在制造业,实际上一半在做类似金融业业务。企业保证利润的核心业务正在发生变化。这时,跨国产生的转移价格和价格操作的问题大幅度浮出水面。也就是说,因为市场原理在企业内的国际分工中并不起作用,企业内部贸易中自由操作价格的问题涌现。
    在许多场所行使非常驻者特权,或是利用逃税天堂转移母公司的方法跨越国界获利的问题出现。并且,怎么使用获取的利润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皮凯蒂说的国际协调体制中应该对资产进行课税的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皮凯蒂虽然也思考了资产引起了收入的课税,同时也应该让大众知道,跨国企业需要将企业内部贸易流动时价格操作透明化。通过跨境,将100日元的东西定价为1000日元,或是相反地定价,将账单转移别处的方法有很多。将此弄明白,不让只在一国之内生活的人支付才是重要的。为何要用我们的税金给金融危机擦屁股?没有这么傻的事情,我认为制止乱甩账单是非常重要的。
    谁来付账单?
    在这个讨论的基础上,我们接下来应该思索的不单单是在阳性中心主义全球资本主义上层中存在的富裕阶层,同时应该思索与之相反的一侧究竟是谁。我认为,相反的一侧依然存在的是可以随意操作的“女孩”(当然这完全不是生物学意义上女孩的意思,而是指被点名的、无有势力的人们)。无论是照顾劳动,还是制造业,还是企业服务的终端、BPO产业或是内脏、子宫,“女孩”的需求量并没有减少。我觉得前面所述的账单最终会甩向这些“女孩们”。日本一年轻男性在泰国等地,就人们所知通过代孕妈妈生下了16个孩子的事情成为社会话题。结果,因为他不是以人身买卖为目的,批判的声音也逐渐弱了下去。但是,他究竟做了什么呢?我刚才讲了G但是,和G但是,他究·G’是难以分割的结合,他可能生活在想获取和自己相似的人的欲望之中。对他来说所需要的是,和自己相似的人类、子宫、照顾工人。我想我们决不能对阳性中心主义世界的顽固性掉以轻心。
    分析至此,我想可以解析现代全球范围的资本主义问题,甚至可以预测它的走向了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皮凯蒂的讨论尽管精心地从历史角度进行了分析,但缺少深刻挖掘的延展性。某种程度上他向我们展现了资本主义,但是不触及其深奥之处。我认为他并未彻底解答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在哪以及它是如何解决内部矛盾以及延长寿命的问题。


[1]本文原刊于総特集 ピケティ『21世紀の資本』を読む――格差と貧困の新理論、『現代思想』1月臨時増刊号2014年vol.42-17、PP169-181、青土社。
[2]一提起地租,虽然给人一种过于陈旧的印象,但是只理解成利息是不正确的。地租资本主义是指地租被金融化,且地租占据了收入来源的一大部分的资本主义。
[3]足立真理子Mariko ADACHI(1953-),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人间文化创成科学研究科、性别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经济理论、国际经济学、女权主义经济学。
[4]李亚姣Yajiao LI(1987-),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人间文化创成科学研究科性别研究专业博士生。研究方向:中国地域研究、性别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